2024年6月17日

  欢迎点阅《欧冠复盘》栏目,Jack Lang将您了解小组第1轮的重要话题——以及您可能没注意的事。这一期的焦点是曼联的各种不匹配,热苏斯代表阿森纳本赛季激动人心的第一场首发,费利克斯终于找到了一个爱他的主队,哦,当然还有“果冻”。

  当终场哨声在一个喧嚣的、略显超现实的巴伐利亚夜晚吹响时,说来说去,曼联还是比拜仁少进了1个球。

  就误导性的赛果而言,它需要一些敲打。说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球赛,就好像一碗果冻也可以在欧洲大陆被视为哲学作品一样,一点也不奇怪。这是一场4-3吊打;4-3互捅;一个冗长、极力编造的笑话,笑点却是那可笑的、没啥代表性的最后比分。

  未来某时,某些愤世嫉俗者可能会试图将这场重塑为一场冷冰冰的欧冠经典对决,一部小组赛忧郁绝唱赛季的惊悚片。毕竟全场进了7个球,其中几个还很有点意思。但这会是一段糟糕的历史,反映了曼联糟糕的表现。

  本赛季刚踢了6场,曼联就已接近了极限。当奥纳纳开场不到半小时就让萨内绵软的射门越过自己十指关时,你几乎可以听到一阵集体低吟。任何情况下,这都是一次严重的失误;在这里,更是对曼联士气的打击。事实上,他们开局相当不错,但这个丢球把他们直接打回危机模式。

  请记住,这不是一支巅峰拜仁:他们上赛季勉强德甲夺冠,本赛季初的状态也一直不稳定。图赫尔仍在努力解决问题。不过与曼联对比,他们似乎还是要强很多。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中场。今夏,拜仁从富勒姆引进帕利尼亚在最后一刻失败,在这条线只有(只有!)基米希、戈雷茨卡和莱默尔。但这些并没造成多严重的问题。

  作为鲜明对比,反观曼联,过去几周,中场问题大了去了。滕哈格可能为了减少损失,开始尝试激进的6-0-4阵型。即便如此,他们中场的问题可能也太多了。

  卡塞米罗自夏天以来的低迷引发了很多关注,这可以理解。不过可以说,更大的担忧是埃里克森。他是个很难让人讨厌的球员,但在这个级别上,他开始显得有点儿过气了。

  这与造成凯恩罚进点球的那次手球无关。你很难说埃里克森真的做错了啥,问题在于,他压根儿就啥都没做。

  在场上的68分钟里,埃里克森就像是一位不偏不倚的观察家,一位战地记者,就站在那儿,观察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在拜仁的第一和第二个进球前,丹麦人在位置上,又好像没在。这是他最重要的槽点。

  两周前对阿森纳,埃里克森制造了拉什福德的进球,但那是一次非常罕见的决定性时刻。他上一次掌控一场比赛是啥时候?他上一次真正起决定作用又是啥时候?

  这些都是很紧迫的问题。因为如果你要是说他能帮助很多防守,那就太夸张了。埃里克森的头脑,总是胜过他的肌肉,但现在,31岁的他的速度变慢了。坦率地说,这些天,他看起来就像是那种顶级中场最喜欢面对的对手。昨晚,戈雷茨卡和穆夏拉似乎踢得很愉快,拿着球一次又一次地从他身边过去。

  说这些都不是针对埃里克森个人。他在欧洲杯上比赛期间心脏骤停,后来再次继续职业球员生涯,本身值得高度赞扬。他的技术水平也毋庸置疑。

  你甚至可以说,就因为他才注定了失败。在丹麦队,埃里克森踢得更靠近球门,从而突出了自身优势,掩盖了自身弱点。即使他年轻时,在热刺,他也不是中场核心的踢法。

  但曼联非要这么用他,还经常这么用——自从从布伦特福德加盟以来,他已经在曼联60%以上的比赛中作为首发——这是对他们建队的控诉。曼联签下他时,要么是有计划,要么不是出于计划;如果是有计划的话,那也是个糟糕的计划;如果不是计划的话,他们应该增加更多更好的中场人选,能在碰到上个月芒特受伤那种情况时顶上来。

  芒特可能是升级版的埃里克森。以对拜仁为证,如果是芒特,将大大提高曼联的体能水平。等到阿姆拉巴特健康时,他将增加一点额外的对抗。麦克托米奈每次穿上苏格兰队队服都会变成卡卡,他可能觉得自己也应该得到更多机会。

  不过,在滕哈格下定决心之前,埃里克森仍将继续游荡。毕竟在最那些大场面比赛里,一名中场核心的缺席,还是奢侈又悲伤的。

  在昨晚之前,阿森纳的这个赛季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一种丑陋、粗糙的方式。他们的赛果比表现要好,踢得缺乏上赛季表现最佳那些时刻下,暴走列车般的动力。

  但对埃因霍温,一切都改变了。阿森纳打得激情澎湃,就像一瓶全队摇晃过的易拉罐,充满了嘶嘶声和令人眩晕的笑声。挑头儿的就是热苏斯,他本赛季第一次出场,显然迫切希望弥补之前失去的时间。

  有因必有果,虽然我们应该避免“一场论”,但很难避免一个显而易见的想法:在这支队伍中,热苏斯起着催化作用。恩凯蒂亚是个出色的终结者,但还是无法与热苏斯那种爆发力、那种在右路与萨卡的配合、那种飞镖一样的跑动、以及被低估的带球技术相提并论。

  有了巴西人,阿森纳其他的攻击手——尤其是萨卡——似乎也得到了解放。接下来几个月,他们将面对比PSV更强的队伍,但感觉他们已经绘就好了蓝图。

  三周前,费利克斯还是足球界最有天赋的孤儿。在参演了被群嘲的“切尔西招募秀”半个赛季后,回到马竞的葡萄牙前锋,似乎面临着去沙特踢一年和在消极进攻的迭戈-西蒙尼手下再混一赛季之间的选择。这情况……嗯,可能只能用“凄凉”形容了。

  幸运的是,对于一个对快乐和美丽足球有热忱兴趣的人来说,巴塞罗那在最后一刻救了他。上周末对皇家贝蒂斯,他表现出色——看看他为莱万送出的不碰球助攻吧,对安特卫普,他又踢了一场迷你大师赛,梅开二度,并以一种让人心跳的精妙传球制造了另一个进球。

  通常的逻辑是,欧冠跟怀旧一样,都已经今非昔比了。过去的欧冠小组赛既遍布危险又具有启示性,现在则是强队走过场。等到明年扩军,比赛——还有支票——填满我们短暂生命中每个清醒时刻时,情况会变得更糟。

  尽管如此,当球场灯光点亮、主题曲响起时,很难否认欧冠这玩意儿还是有些剩余电量的。除非你是埃迪-豪。

  这位纽卡斯尔主帅在迎来球队十年来最激动人心的一个星期时坦言,周二打AC米兰前,自己从未现场感受过一场欧冠比赛。他坦率地说,自己对此并没有多在意。“欧冠不欧冠不是我考虑的事。”他说,“就是一场球赛而已。”

  开球之前,想过在圣西罗客场离开时会怎样吗?浪漫主义者又一次失望了。豪回答:“在我看来,那言之过早。”

  令人高兴的是,他的球员们似乎没有这么死板。看看朗斯塔夫走出隧道后,鼓着脸颊的惊讶样子。更绝的是从小就是纽卡球迷的雅各布-墨菲,当欧冠主题曲奏响时,他笑得合不拢嘴。这可能不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但对他和成千上万来到意大利客场的纽卡球迷来说,将永远是一场记忆犹新的比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