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1日

  《下楼的裸女》这幅画让杜尚(1887~1968年)成为丑闻天下知的人物,他花了几个月让这幅画进入公众的法眼,本画的目标是进入1912年的巴黎独立画展,但是对于这个画展而言,本画也显得太“独立”了,评审委员会投了否决票。

  杜尚于是另寻出路,这幅画开始飘洋过海,首先出现在巴塞罗那的展览上,1913年又去了纽约的军械库展,当时很多评论家第一眼就被这幅立体主义兼未来主义的作品震撼了,评论家甚至嘲笑这幅画是连续叠加人形构成的动作,刺激的色彩和不协调的角度都冒犯了观众,让他们不舒服。

  虽然画作的基调是未来主义,杜尚之后却说他创作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这是未来主义的风格,《下楼的裸女》创作于1912年,在这同一年,德劳内创作了《拉昂的图尔》,波丘尼创作了《马特利娅》,格里斯创作了《巴勃罗·毕加索肖像》,这三幅画都和《下楼的裸女》构图画风一样,都是立体主义兼未来主义。然而,《下楼的裸体》看起来和其他画作显得格格不入,因为它很像个光溜溜的机器人。

  布拉克和毕加索立体主义的灰色结构,以及它们蛛网般的外表震惊了德劳内(1885~1941年),他的回应是把生动细致的颜色填充进银色的骨架内,比如《拉昂的图尔》画中那座从小镇上升起的14世纪哥特式教堂尖顶,团团簇簇的笔刷表现出了片片的粉红叶饰,借着小镇墙上的绿色和紫罗兰色被衬托出来。

  德劳内长菱形的变幻光线和阴影让从固定视点观察的景观变得不稳定起来,在《拉昂的图尔》这幅画创作的一年内,他的色彩实验转向了逐渐增加的抽象语言,建筑的扁平形式化为交织形状的万花筒。德劳内把这种风格称为“俄耳甫斯主义”,他相信这种非表现的“纯绘画”能够像俄耳甫斯让众神着迷的音乐那样深深影响人们的心灵。

  《马特利娅》是波丘尼(1882~1916年)为他母亲所画的肖像,不久后他放弃了油画,把精力集中在雕塑上,这幅肖像是当时最强有力和让人不安的作品,是意大利人对立体主义回应的城市,同时提倡对传统价值的否定。《马特利娅》受到毕加索、布拉克和杜尚作品的影响,体现了意大利的方法,改造了立体主义静止、分析性的方式,又注入了活力和热烈的运动感。

  在碰撞的平面和狂热色彩的万花筒中,一位母亲站在她的阳台上,介于室内和室外世界之间,远处的街道碎片和房间都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作为整体,本画实现了立体主义描绘现代经验“即时性”的目标。格里斯(1887~1927年)在1906年离开马德里,去了巴黎。六年后他在一家破旧的画室内工作,靠近毕加索的居所,

  他的《巴勃罗·毕加索肖像》这幅画是西班牙艺术最伟大的杰作之一。它描绘的艺术家用一种轻松和自信的姿态看着观众,他左手拿着的画板,上面仿佛是一团黑色的椭圆形污迹和三种主要颜色,画作由系列切面型的平面构成,边缘用明确的清晰线条勾勒,艺术家用暖色和冷色的块状笔触建构了这些平面,

  这是毕加索和布拉克采用的技法,不过格里斯把它们运用在帆布表面上的方式很少被这两位艺术家所运用,他的画作有一种精致的水晶般的美,再加上他构图的准确性,保证了格里斯作为现代最杰出画家之一的声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