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7日

  2比2,当2020欧洲杯F组德国与匈牙利一役终场哨响,对于德国球迷是煎熬后的解脱,疲惫却没有死里逃生般的快意。这个时候,更应该把掌声送给技战术完美执行、将“死亡之组”悬念留到最后一刻的匈牙利人。

  边中结合的343打出名堂,勒夫当然没有改变的理由,只是用勒鲁瓦·萨内代替右膝有伤的托马斯·穆勒出任先发。不过在慕尼黑的大雨中,他很快发现,上轮生龙活虎的两位翼卫戈森斯和基米希,被对手人盯人看死,没有战葡萄牙一役的必要发挥空间;强侧右路的基米希,被切断了与队友的联系,只能频繁选择并不擅长的一对一强吃;球风直接的戈森斯,在没有队友输送的情况下只能干着急。天公不作美也让德国的整体技术优势无从施展。

  亚当·绍洛伊的进球,由自己回撤策动,而后在胡梅尔斯和金特尔之间包抄完成,一气呵成。这名赛前刚降薪与美因茨续约的33岁老将,总是聪明地回到中场位置回接,将德国整体防线前提,自己的队友则可以利用开阔的空间直插身后。匈牙利两个进球,1射1传的绍洛伊完美体现了一名中锋的支点作用——而他在2020-21赛季德甲才进了1个球。

  带着0比1的比分进入下半场,勒夫变阵四后卫,让基米希和克罗斯搭档后腰,京多安位置前提。不过没一会工夫,本届欧洲杯迟迟无法在进攻端找到状态的曼城球星,就被戈雷茨卡换下。虽然变阵,但德国队依旧没有明确的进攻思路,破密集防守一筹莫展,满眼是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末战0比2韩国的即视感。萨内得球后,一如既往地单打独斗,无法与队友形成呼应,他持球的时候,更像是在给对手调试站位的时间。无论首发还是替补,萨内成了这支德国队“快乐足球”的代表。

  久攻不下时,老熟人送礼,2020-21赛季在德甲完成15次零封的莱比锡RB门将古拉奇出击失误,帮助哈弗茨捡漏得手。不过及时雨只来了1分钟,随后的立即丢球,让德国的即时排名回到第4。勒夫遣上了有伤在身的穆勒,“二娃”在补时阶段还需要为了拖延时间在角球区“发挥经验”。勒夫派上了欧洲杯以来首次入围23人名单的穆夏拉,今年2月才满18岁的他,超越2004年的波多尔斯基,成为德国队史最年轻的欧洲杯登场球员。他在边路吸引3人防守后,制造了戈雷茨卡的绝平球。

  为了逼平匈牙利,勒夫打出了戈雷茨卡、穆勒、穆夏拉等所有底牌,两个进球一个来自对手失误,一个出自18岁少年的灵光一现,勒夫幸运地躲过一劫,没有让6月23日的慕尼黑,成为其15年德国主帅生涯的终点。双翼卫并进的战术在葡萄牙一役大获成功,但还远不够成熟,立刻被马尔科·罗西拆招。中前场球员如何选择、分别占据怎样的空间、承担怎样的任务以及每场都有丢球的防守,是勒夫的诸多待解题。

  对匈牙利一役前,德国人讨论最多的不是比赛本身,而是欧足联拒绝让安联球场变为彩虹色,以及德匈两国的价值观念差异。经此一战,德国队应当把注意力转回到足球本身,从4比2的欣喜若狂后回到地面。温布利对英格兰,是他们的下一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