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1日

  教练技术是在双方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伙伴关系下,通过对话的方式,发掘客户的潜力,从而实现客户的目标和梦想的过程。为了厘清教练的作用,我经常用培训与之做比较。培训是做增量的,传递的是一种新的知识或信息,例如你现在的知识或能力是 100 分,那么通过培训可以将你的知识和能力提升到 150 分;而教练是做存量开发的,你虽然有了 100 分,但在现实工作中仅仅发挥出 30 分,这时你就会感到“生不逢时”或“怀才不遇”,而教练关注的是如何把剩余的 70 分发挥出来。教练不仅关注“知”,更关注“行”,让客户做到真正的“知行合一”。

  对个人发展而言,教练技术的内涵已经不仅仅停留在一般的技术层面,也就是具体解决问题和改善能力或流程的层面,而且能够让人上升到更高的思想意识和信仰追求的境界,对生命及其所在的系统甚至宇宙具有更广泛和更深入的理解。如果把一个组织或团队看成一个像人一样的有机体,那教练技术在团队或组织中的应用,就不仅涉及组织或团队的内在流程和关系,还与这个有机体要传递的文化和在社会上的定位与贡献息息相关。因此,虽然教练技术出现和发展的历史并不长,但却很快成为每一家优秀的企业挖掘员工、团队和组织潜力,提升绩效的有力武器。据ICF 2009 年统计:在企业中,个人教练的投资回报率是 300% ~ 400%,而团队教练的投资回报率竟然达到惊人的 600% ~700%。另外,根据接受教练指导的员工们反馈,下属与直接上司之间的关系改善了 77%,下属与次上级之间的关系改善了 71%,团队合作增进了 67%。

  2003 年,我第一次接触到教练技术的课程,有幸成为国内第一批系统学习教练技术的先行者,当时的我深深被其针对愿景而不是问题,面向未来而不是过去的魅力所感召,后于 2007 年成立埃里克森(北京)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把加拿大的埃里克森教练体系引进国内,成为国内较早的培养 ICF 认证教练的机构。迄今为止,这个体系也是国内培养 ICF 认证教练最多的教练体系。2017年,我又成立了加瓦(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引进了更多的国际品牌,同时大力推广教练技术商业化、本土化、社会化的工作,让更多的组织、团队和个人受益。在十几年学习和推广教练技术的过程中,我一方面为每一位学习和应用教练的学员及其客户相互陪伴、克服障碍、实现目标乃至绽放生命的成长过程欢欣鼓舞;另一方面也对各家企业领导者们的顾虑和烦恼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们花巨资给一些高管配置教练,希望能够通过高管的改变让企业更良性地发展,但事与愿违,不少高管教练项目最终仅达到了帮助个人成长的目的,却没有实现更大范围的组织绩效。

  在这种形势下,企业呼唤传统教练突破原先更为擅长的一对一教练模式,呼唤在更大的范围内影响团队绩效和员工发展的教练模式,呼唤能够和组织文化相结合、结合各种人才发展技术、对组织变革和发展更有系统影响力的教练模式。于是,大家已经熟悉的企业培训师、咨询师、引导师、催化师等既有交叉又有自己鲜明特点的团队教练模式应运而生,并相互结合应用,迅速在国外的企业中得到实施和推广。限于国内教练技术发展的滞后性,虽然国内引进的教练书籍很多,但还没有权威的有关团队教练、辅导和督导的书籍,更缺乏在真实团队中进行这种不同类型、不同阶段的教练实践经验总结。

  《高绩效团队教练》的作者彼得·霍金斯教授是国际上团队教练研究和应用方面的领军人物,在企业教练和督导方面颇有影响力。由于在这方面的突出贡献,他被ICF2017年伦敦峰会邀请为首席演讲嘉宾。2015 年初,当我在国外参会拿到《高绩效团队教练》的英文原书时,如获至宝,回国后便立马开始筹备翻译此书的工作。我一方面和霍金斯教授邮件联系,表达希望组织翻译这本书的强烈意愿,并邀请其在方便的时候来中国讲学;另一方面,我还与原书英文版权方的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的代表范颖、王维女士,以及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先生一同商讨,几方一拍即合,决定引进翻译出版这本书。随后我便邀请陈绰女士、韩玉堂先生、徐崛先生等人(他们当时已是国内自身的专业教练)承担翻译工作,并把霍金斯随后出版的本书的姊妹篇《高绩效团队教练(实战篇)》,以及另外两本教练方面的精品书籍(暂定名为《教练与督导最佳指南》和《高绩效工作教练与辅导》)也一并纳入翻译计划,这也就是我们的卓越教练技术系列丛书。2015年冬季,接受我们邀请的霍金斯教授携夫人一起来到北京并讲授了这门课程,详细介绍了他的理论、应用案例和经验,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学员们的好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