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18日

  从世界历史的角度来看,古代埃及无疑是世界上最早进入阶级社会的国家。古代中国最早的王朝是夏朝,传说始于西元前21世纪,而古埃及最早的王朝,要比夏朝早两到三千年。

  一般认为,现代人类的祖先,源自东非大裂谷。而东非大裂谷距离古埃及地区不远。这意味着,当古埃及的先民在一万年前定居在尼罗河流域的时候,世界上其他的民族可能还处于迁移状态——比如一般认为,美洲原住民的祖先大约就是在一万年前,从北亚地区通过亚洲和美洲的大陆桥,进入到美洲,而后分散在美洲大陆各地。

  尼罗河,因为古埃及、金字塔的缘故,让人感到神秘。事实上,尼罗河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而古埃及文明,从某种程度来说,可以说是被尼罗河催生出来的文明。

  尼罗河的冲击下,意味着尼罗河两岸适合从事农业活动,而且,更重要的是:尼罗河的泛滥周期很明显。在尼罗河泛滥的时候,大量处于河底的腐殖土也会被冲击到两岸,从农耕活动角度来说,这可是沃土,土地肥力相当高。

  当然,关于尼罗河的泛滥周期,起初埃及人并没有意识到,但是,随着古埃及人从事农业活动久了,逐渐的,个别有心人士通过漫长的的总结,最终发现了尼罗河的秘密。

  其实,古人对世界的了解比较直观。尤其是对六七千年前的古人来说,他们对世界的认知,无非是潮涨潮落和斗转星移。古埃及人也不例外。而古埃及人在尼罗河流域生活的时候,赫然发现了日月星辰变化的规律——于是,古埃及人总结出了一套历法。而根据历法,古埃及人也可以很快锁定关于尼罗河泛滥周期的秘密,并在日后的农业生产中加以验证。最终,在大约六千年前的时候,古埃及人就通过对尼罗河泛滥周期的掌握,得以趋利避害,发展出了先进的农业。而当时全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还处于十分蒙昧的状态。

  随着古埃及的远古世界农业发展的一枝独秀,逐渐的,古埃及的社会财富出现了剩余。而这剩余价值的产生,也随之给古埃及社会带来了一系列的变故——最起码,阶级分化随之出现。而随着阶级分化的出现,原始的古埃及国家也随之出现。

  换句话说:古埃及人占据先机的同时,还及时掌握了尼罗河的泛滥规律并加以利用,实现了生产力的解放,并在这个基础上,率先进入了阶级社会。

  而世界其他地区,先是在先机方面慢古埃及一大块,此外,地理条件方面,也得不到尼罗河的馈赠,所以,在六七千年前,落后于古埃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古埃及的地理条件,事实上也约束了古埃及的发展。在古埃及完成统一以后,古埃及的版图其实是牛尾状版图:即尼罗河两岸,连接着尼罗河三角洲。而这样的版图,一旦遭到强敌入侵,是没有任何防御缓冲的。

  当然,最近这些年,有网民认为,古埃及文明不曾存在,是伪造的,金字塔也是近代伪造出来的。并且,这种说法有很多拥趸者。

  但其实这种说法不值得一驳:姑且不说全世界各国的历史系都认为古埃及文明的客观存在,单说我们中国,绝大多数正常的历史系学者,都没有认为古埃及文明是伪造的。

  而主张古埃及文明是伪造的,其动机也尴尬:有网友认为是西洋人为了抬高自己的历史年度,于是伪造了古埃及文明。可话说,欧洲人、北美人,和古埃及也没任何渊源好吧?埃及在非洲,不在欧洲。埃及人也不是欧洲人、现代北美人的祖先。这个动机就压根不成立。如果是哄抬自己祖先的成就,西洋人何不伪造六七千年前古代英国文明、法国文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