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1日

  北京时间11月11日,在一场伊纳迪亚对阵地拉那游击队的阿尔巴尼亚联赛中,前西甲球员拉斐尔·德瓦梅纳(Raphael Dwamena)在无对抗的情况下突然倒地后身亡。

  据阿尔巴尼亚媒体报道,尽管医生拼尽全力,第一时间就对这位伊纳迪亚前锋进行了心肺复苏,但拉斐尔·德瓦梅纳还是在医院去世,年仅28岁。

  德瓦梅纳出道于萨尔茨堡红牛,18-19赛季曾效力于西甲莱万特,职业生涯在185场比赛中攻入89球,并为加纳国家队出场8次打入2球。

  德瓦梅纳一直深受心脏疾病困扰,这是这位加纳前锋第三次在赛场上遭遇此类问题。为了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德瓦梅纳曾在2020年1月接受手术,在心脏中安装了一个装置,共计休战长达20个月。

  德瓦梅纳对于足球的执着引人注目,他曾在接受《新苏黎世报》时明确表示:“如果我死了,那是上帝的旨意。我走了,就是这样,被遗忘了。周围的人会悲伤几个小时,甚至几个星期,但他们会克服它并继续前进。我的生活不是为了取悦别人,只有上帝。”

  我们一方面钦佩于德瓦梅纳对足球的热爱,另一方面也为他的逝世扼腕叹息。很长时间以来,心脏病都是运动员职业生涯的一道难关,类似德瓦梅纳的情况已经多次上演:2003年,喀麦隆球员马克·维维安·福在联合会杯半决赛对阵哥伦比亚的比赛中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28岁;2007年,西班牙球员普埃尔塔在塞维利亚对阵赫塔菲的比赛中晕倒,送往医院后不幸去世,年仅22岁;2009年,西班牙球员达尼-哈尔克在参加西班牙人的训练营时,因心脏病抢救无效去世,年仅26岁。

  心脏问题已经成为许多足球运动员必须面对的大考,制约了无数球员的上升道路。当下,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尽管心脏病给球员带来的威胁依旧严峻,但一系列先进医疗设备的诞生,也足以提升健康保障力度,让遭受心脏病困扰的运动员们“重获新生”。

  同时,德瓦梅纳的悲剧也在提醒我们,即便拥有科学技术的保护,心脏病患者在从事剧烈体育运动时仍有极大危险,若不妥善应对,危险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德瓦梅纳、马克·维维安·福、普埃尔塔······一个个名字引人悲痛,是什么疾病如此严重,竟能在瞬息之间就夺走生命?

  临床认为,运动时发生的猝死,绝大多数都是心脏原因。运动猝死一般定义为:有或无症状的运动员和进行体育锻炼的人,在运动中或运动后24小时内的意外死亡。强调猝死发生在运动中或运动后,而且患者从发病到死亡也就在几十秒、几分钟之内,这是运动猝死最重要的特征。

  体坛有许多运动员猝死的悲剧,而且大都是心源性猝死。心源性猝死是指急性症状发作后1小时内发生的以意识骤然丧失为特征、由心脏原因引起的自然死亡,死亡的时间与形式都在意料之外,是心血管疾病最常见、最凶险的死亡原因。

  对于运动员来说,以有氧为基础的运动往往会导致心室扩大,而力量运动通常导致心室壁增厚。非对称性增厚会导致心输出量异常。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除颤治疗,会先出现室性心动过速(室速),持续恶化发生心室颤动(室颤),继而引发心源性猝死。

  一旦确诊有心脏方面的疾病,甚至是心脏方面的隐患,从事体育都将承担巨大的风险,更不要说足球这种对抗激烈、消耗巨大的运动。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患有心脏疾病几乎就与退役画上了等号。

  不过在如今的时代,情况已有所不同。在科技的加持下,AED技术给了球员们一次“重生”的机会,而ICD则让他们得以在身患心脏病的情况下,延续职业生涯。

  AED中文名为自动体外除颤仪,又名自动体外电击器、自动除颤器、心脏除颤器,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在特殊情况下,它可以在短时间内诊断特殊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在心跳骤停后最佳抢救的“黄金4分钟”内,利用自动体外除颤仪对患者进行心肺复苏和除颤,是最有效制止猝死的办法之一。

  当出现紧急情况,AED可以通过两片电极片为患者分析心律,判断是否需要电击除颤。如果AED建议除颤,需要再次确认所有人员均未接触患者。待AED完成充电后,按下“电击”按钮放电或AED自动放电除颤。电击除颤后,立即继续实施心肺复苏。2分钟后AED会再次自动分析心律,确定是否需要继续除颤。如此反复操作,直至患者恢复心搏和自主呼吸。

  AED的巨大功效让它成为各大赛事的必备抢救设备,根据国际足联医学委员会于在2013年10月2日的建议,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决定在所有国际足联赛事和国际足联比赛期间,必须在边线上配备AED。

  在中国,AED的使用范围也不断扩大。在今年2月份南京白马公园内的足球场上,一位踢球者突然倒地失去意识,工作人员使用AED迅速施救,成功挽救了一条生命。可以想象,若非红十字会和场馆运营公司配备了AED,若非工作人员在事发后迅速携带AED赶到现场,对晕倒的踢球者进行除颤,恐怕事态的发展要严重许多。

  ICD是集起搏和电复律两项功能为一体的植入式心律失常治疗装置,当患者发生严重室性心律失常时,ICD通过电极感知识别后,则综合运用抗心动过速起搏、电复律等方法迅速终止室性心律失常的发作。

  从医学角度来看,ICD能够在短短几秒内识别出心律失常并且自动放电除颤,可以明显减少恶性室性心律失常的猝死发生率,在关键时刻挽救患者性命。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ICD埋植术已经愈发成熟,比如当球员在比赛过程中出现心脏问题,甚至心脏停止跳动时,ICD就可以自动放电除颤,在最短时间内确保患者心脏恢复跳动。

  现在的ICD甚至可以储存信息,将患者发作室性心律失常情况储存起来供日后分析。这一功能对于运动员来说尤为重要,场上的激烈对抗免不了对身体产生冲击,严重者甚至会引发室颤,而身体对抗也可能导致ICD电极移位。

  若发生除颤或抗心动过速起搏治疗,它可详细记录室速或室颤发生时间,发作时的心率,得到除颤治疗的情况,以及治疗前后的心内电图。当医生定期为球员体检时,就可以调用ICD内部信息,全面了解过去几个月球员心脏的整体情况,大多数潜在风险都可以被及时发现。

  说到克服心脏问题继续活跃在绿茵场的球员,大多数人都会想到布林德。2019年12月11日,阿贾克斯在主场迎来了与瓦伦西亚的欧冠小组赛末轮。比赛中途,布林德突然在无对抗状态下眩晕倒地,随后接受了队医的全面检查。

  经检查,布林德患有心肌炎,这种疾病临床表现多样,可从无症状至出现严重心律失常、急性心功能不全、心源性休克甚至死亡。

  多年后布林德曾这样描述第一次发病时的感受:“心脏病发作开始了,在某一时刻,我的心率突然加快,随后失去了知觉。过了一会儿,我可以站起来,那种感觉就像你在沙发上躺了太久站起身后的眩晕。”

  两周后布林德的医生要求他去体检,随后告诉他或许再也不能踢球了。他的职业生涯迅速陷入危机,没有人知道他是否能够撑过这道难关,就连一向坚强的布林德也不免迷茫,他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无奈表示:“我认为布林德的病情非常严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他回归。”

  经过专家研究,决定在布林德体内植入了ICD,它可以在10秒钟内自动识别室颤等恶性心律失常并发放电击除颤,挽救患者的生命。

  在除颤器的帮助下,布林德回归赛场的阻碍要少了许多。2020年2月1日,阿贾克斯官方宣布布林德回归球队日常训练,这是他时隔一个多月后再度回归训练场。一个礼拜后,布林德进入阿贾克斯的比赛大名单,他与心肌炎的对抗以初步胜利告终。

  2020年8月,在植入ICD后,布林德再次遭遇到了心脏事故,他突然倒在了球场上,但这次,得益于ICD的迅速起效,他的心脏恢复了正常跳动。装置响起后他被替换下场。

  放在几十年前,若遇如此挫折,恐怕许多球员都不得不提前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可科技的发展催生了医疗系统的升级,除颤器为布林德延续了职业生涯,给了他“重生”的机会—2023年1月,布林德加盟了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如今他效力于西甲的赫罗纳,以33岁的年纪活跃在足坛中心,作为绝对主力帮助赫罗纳登顶西甲积分榜。

  2021年6月12日,在2020欧洲杯小组赛丹麦对阵芬兰队的比赛第43分钟,埃里克森在一次接边线球时突然倒地昏厥。这是一次毫无征兆地晕倒,因为埃里克森并没有和对手身体接触,赶到的队医迅速发现了他是因为心脏问题进入晕厥状态,随后对埃里克森进行了心肺复苏。但此时埃里克森的情况十分危急,简单的心肺复苏效果并不明显,队医立刻使用AED进行除颤,最终将埃里克森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事后,我们会为工作人员的反应及时、构筑“城墙”的丹麦队员感到敬佩,将他们视为拯救埃里克森的功臣。可若没有AED在预防猝死方面的强大功效,即便球场上下众志成城,恐怕面对心脏一度停止跳动的埃里克森也束手无策。

  意识清醒后,埃里克森第一时间和还在球场的队友们进行了视频电话,挂念比赛的他表示不希望自己的事情影响到丹麦队的比赛。此后他积极接受恢复训练,在身体里植入了ICD。

  AED拯救了埃里克森的生命,而ICD则为继续参加高强度体育运动提供了保障。被迫离开国际米兰后(根据意甲联赛的相关规定,被植入心脏除颤器等设备的球员不能参加意大利足协旗下的各项赛事),埃里克森只能跟着阿贾克斯的青年队进行恢复训练,他的豪门之路因为这次伤病受到严重挫折,只能在2022年的2月1日(也是英超转会期的最后一天),加盟了新军布伦特福德。

  但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除颤器让埃里克森能够像往常一样在绿茵场上奔跑,仅仅半年,他就重新获得了豪门们的青睐,并在22-23赛季夏窗加盟了曼联。

  上赛季,这位丹麦国脚共为红魔出战44次,取得了两个进球,还有10次助攻。如今,埃里克森依旧在曼联阵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一切都归功于除颤器。

  有了布林德与埃里克森的例子,我们可以更加直观了解到AED与ICD在挽救球员生命、维护健康安全方面的作用。看到这里不少球迷可能疑惑:德瓦梅纳此前也在体内植入了除颤器,为什么他没能逃过一劫呢?

  位于萨拉戈萨的Miguel Servet医院和Quirónsalud心律失常研究所心脏病科的医生阿索向《阿拉贡先驱报》分享了一封公开信,揭示了德瓦梅纳死亡的真正原因。原来,德瓦梅纳虽然也在心脏中安装了除颤器,但他在2022年又去除了这一设备,对于医生的建议置若罔闻,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几年前,他们告诉我,当他患有恶性心律失常时,除颤器救了他的命,但该设备已自动正确治疗,后来我们就失去了联系。一年前,我从媒体得知,他要求移除我们植入的除颤器,并且终于被移除了(我想是在瑞士)。已经晚了,他的决定是不可撤销的,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放在他所信仰的上帝的旨意上。从那一刻起,我就意识到,有一天,发生在阿尔巴尼亚足球场上的悲剧将会发生。”

  由此可见,如若患有心脏方面的疾病而想继续从事足球运动,除颤器的保护是必不可少的。无论是抗争多年的布林德,还是如今依旧效力豪门的埃里克森,都是依靠着AED与ICD的有机结合,才得以逃出死神之手,并继续以高昂竞技状态回归绿茵场。

  此外,德瓦梅纳的猝死或许也可以给其他球员一个警示:危急关头,能保护你的不是上帝,而是除颤器。当危机来临,坚持理想固然重要,但我们也必须结合实际,秉着尊重科学、相信科学的态度,用正确合理的手段进行治疗,避免悲剧再次上演。

  《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20年的数据显示,在我国,每年有54.4万人逝于心源性猝死,相当于每分钟,就会有1个人因猝死离世。相比于医疗保障完善的足球世界,公众对于AED、ICD的认识依旧不足,它们的价值远远没有被大多数人所认识。

  只有从社会层面加强AED的普及程度,确保运动场所都能有一定的配套抢救设施,才能最大程度保证公民的身体健康。同时,我们也应当知道,对于运动员来说,AED往往与ICD配套使用,前者能够在危急时刻抢救患者性命,后者则可以作为延续运动寿命的预防手段。

  科技的进步催生了各行各业的技术革命,曾经的运动员患上心脏疾病,大概率意味着结束职业生涯。如今的他们不仅没有了生命危险,更有可能以植入ICD的方式重回赛场,这无疑是科技革新带给运动员最直观的帮助。可以预见,AED与ICD的结合将在未来继续发展,从各个角度为突发心脏病时的抢救以及术后的预防保驾护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