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1日

  当地时间6月12日,欧洲杯小组赛B组首轮——丹麦VS芬兰,在比赛进行到42分钟时,丹麦球员埃里克森在无球员接触的情况下,突然倒地。

  好在当天,迅速进场的医护人员准确找到问题关键——心脏骤停,并立刻用除颤仪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让他顺利脱离危险。而他当时的症状,后来也被证实是激烈运动时出现频率很高的“运动猝死”。

  《中国运动医学杂志》给“运动猝死”下的定义是这样的:运动中或运动后即刻发生症状,且症状发作后24小时内发生的意外死亡。

  也就是说,可不管你是普通人还是运动员,只要满足一定条件,“运动猝死”一定会来。而这个所谓的“条件”,多和人体的心脏有关。

  很多人都听说过“心源性猝死”和“非心源性猝死”。这两者虽然都和心脏有关,但本质上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前者通常指的是因心血管疾病导致的发病,比如冠心病、肥厚性心肌病、心肌炎和心律失常等,而后者则可能是由过度劳累、酗酒等外部因素引起的。

  运动员的身体素质不是比我们普通人都要好?毕竟很多运动员出镜的时候,都是一身健壮的肌肉,看上去一个能打十个。

  但不能忽视的是,在长期的高强度训练中,个别运动员的身体很可能存在一些潜在的疾病。比如心律失常、心脏功能透支,甚至是加速心脏“衰老”。尤其是运动员在比赛中需要非常高的能量供给,一旦超过心脏负荷,就很容易出问题。

  1986年,美国女排主力海曼在赛场倒下,因抢救无效死亡;2001年,中国男排主力朱刚在训练时突然倒地,因抢救无效死亡;2003年,喀麦隆球员维维安福在场上突然倒地,仍因抢救无效身亡……而2006年,欧洲心血管学会的一份研究报告披露,从1980年到2000年,全球范围内猝死的运动员就超过2000名,其中足球运动员猝死的比例能占到总数的30%以上。

  埃里克森之所以会这么幸运,主要还是得益于及时、专业的救治。如果当天他不是倒在配有专业医疗队的赛场,而是随便哪个大街上,那心脏骤停的救治成功率可能会大打折扣——因为宝贵的“黄金4分钟”不是谁想抓就能抓。

  通常来说,心脏骤停发生后,因为脑部血流的终端,只需要10秒左右,伤者就会出现意识丧失的情况。这个时候,如果在1分钟内实施胸外心脏按压,抢救成功率可达90%;4分钟内实施胸外心脏按压,成功率降至50%;10分钟以上才开始抢救,患者存活的希望基本就很渺茫了。

  2017年,凤凰卫视《生命密码》的某期节目主题就是心脏骤停。节目中抛出一个非常吓人的观点:如果有人在中国发生心脏骤停,被救活的几率还不到1%。

  就以广州为例。按照王西富的经验,当有人拨打120急救电线调度中心首先会根据患者所在地联系附近的医院派出急救车。从医院接到通知到急救车到达现场,平均基本需要10分钟左右。但这10分钟,对于发生心脏骤停的人来说,漫长得致命。

  引发心脏骤停猝死最常见的因素是室颤,这个概率在临床上,可能达到80%。临终前室颤一般难以逆转,但意外发生的原发性室颤,却可以被救治。

  而公共场合配备的AED设施,使用步骤其实很简洁。在患者没有呼吸、没有脉搏的情况,把除颤器贴在患者的身体上,机器就会自动分析他的心率。确定是室颤,机器就会自动充电,充电完成后,只要按下电击按钮,一次除颤就完成了。而把心肺复苏和除颤器结合在一起使用,对于一个心脏骤停的人来说,被救回来的几率能大大提高。

  据不完全统计,公共场所每十万人口拥有的AED数量,美国和日本已经超过300台。但在我国,公共场所覆盖率最高的深圳也只有5500多台,尚未达到每10万人100台的国际标准配置。

  当然,除了普及正确的急救方法外,不论是普通人还是运动员,都应该保持一个健康的生活节奏,只有从根本上减少心脏骤停的隐患,才是真的安全。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