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1日

  结束在切尔西的半年租借,费利克斯回归马竞。7月10日,他随队开始赛季前备战,可他在“床单军团”的未来不确定。留下吧,不快乐。走吧,无人问津。这种境况最折磨人。

  7月14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参加一项活动,葡萄牙前辈名宿菲戈劝费利克斯果决些,离开马竞去追寻幸福。菲戈说:“这是个个人决定。我觉得他应当去追寻幸福。”

  近日,接受葡萄牙“复活”电台采访,费利克斯的父亲卡洛斯塞凯拉对长子的境况也很无奈。

  他说:“若昂有经纪人若热(门德斯)来打理这件事。他们正在处理这件事,我还没有获知任何具体的东西。我不是很喜欢听人们对我说有这种或那种可能性,因为之后会制造出最终没能变成现实的期望。”

  卡洛斯塞凯拉也承认,未来未定使他儿子很受影响。“当然了,这会影响到他。但得保持镇静,因为事情会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解决。到底会怎么解决,我现在也不知道。无论他怎么决定,对我们来说都是好的。”

  费利克斯的父亲卡洛斯塞凯拉是巴西人,年轻时也是一名职业球员。到葡萄牙踢球后,他认识了费利克斯的母亲卡拉费利克斯,两人结了婚,卡洛斯塞凯拉也就没回巴西。费利克斯是母姓,费利克斯的全名其实是若昂费利克斯塞凯拉。

  若昂费利克斯1999年11月10日出生,现年23岁。他有一个弟弟,名叫乌戈费利克斯,2004年3月3日出生,现年19岁。哥哥若昂费利克斯踢前锋,弟弟乌戈费利克斯踢中场。

  乌戈费利克斯在本菲卡二队踢球,现在在马耳他举行的U19欧洲杯,乌戈费利克斯是葡萄牙U19国家队中场主力。葡萄牙U19被分在A组,它2比0击败波兰U19,5比1大胜意大利U19,2比1胜了马耳他U19。

  小组赛前两战,乌戈费利克斯每战均进球,均有一次助攻。对马耳他U19,他获得轮换休息机会,下半场开场时才替补上场。半决赛对挪威U19,葡萄牙U19以5比0的比分大胜,乌戈费利克斯又进一球。7月16日决赛,他们将对阵意大利U19。

  今年,葡萄牙U17、U19和U21国家队都杀进各年龄段欧洲杯正赛,这是葡国足球史上的第一次。U17欧洲杯,葡萄牙U17跟德国、法国和苏格兰U17分在一组,结果小组排第三,未能出线会师决赛,德国青年军夺冠。

  U21欧洲杯,葡萄牙U21不敌格鲁吉亚U21,以A组第二身份晋级。1/4决赛,它0比1输给了英格兰U21。最终的决赛,英格兰U21一球小胜西班牙U21夺冠。

  三支葡萄牙青年军,只有葡萄牙U19杀进决赛。但也应看到,U17欧洲杯和U21欧洲杯,各国重视,各强队都到场,两项赛事都是16支队参赛。而U17和U21之间的U19则有点鸡肋,只8队参赛,德法英等超强都没参加。但不管怎样,葡萄牙U19能杀进决赛,还是值得称赞的。

  在足球上,弟弟乌戈费利克斯是哥哥若昂费利克斯的小尾巴,是哥哥的影子,亦步亦趋,步哥哥后尘。哥儿俩都是在葡萄牙小城通德拉的佩斯蒂尼亚斯少年队开始足球起步,哥哥之后去了波尔图梯队,弟弟也去了,哥哥去了本菲卡,弟弟也追着他。

  2019年夏天,哥哥若昂费利克斯以1.27亿欧元由本菲卡转会马竞,成为葡国足球历史上转会费最高的人。对于乌戈费利克斯,有人甚至说他天赋平平,能进本菲卡梯队,全是托哥哥的福。可今年的U19欧洲杯上,乌戈费利克斯多少展示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乌戈费利克斯在U19欧洲杯上有出色发挥,跟哥哥若昂费利克斯的鼓励与支持分不开。7月3日,小组首战对波兰U19,乌戈费利克斯第4分钟献出助攻,第60分钟自己破门,帮助葡萄牙U19国家队2比0取胜。赛后,乌戈费利克斯感谢了到现场观战加油的哥哥。他说:“有自己的哥哥在看台上,这是非常特别的。比赛开始前,他发信息祝我好运。这非常好。”

  尽管在马竞踢得不开心,没踢出真正的水平,但若昂费利克斯的天赋和能力是不容否认的。而2020年5月,接受葡萄牙电视台采访,费利克斯曾夸过弟弟,说弟弟能做出一些连他都做不出来的动作。

  在葡萄牙里,费利克斯(Flix)有“幸福”“幸运”“成功”的意思。或许2023年7月对费利克斯兄弟都是一个转折点,弟弟铆足劲儿,率领葡萄牙U19拿到欧洲杯冠军,让世人对他刮目相看;哥哥也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终于可以结束不开心,在绿茵场上找到幸福。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