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0日

  10月,欧洲的寒气开始袭来。根据许多外国媒体的预估,今年欧洲的冬天可能会成为20年来的最冷冬季。面对天然气、电力能源账单上的高昂数字,一个可预见的结果是,想要同往年一样舒服地打开暖气,就必将度过一个“钱包出血”的冬天。

  有人抢购商品,有人深夜赶工,这个最贵的冬天,对于中国的商家们来说,也是忙碌又充满商机的日子。

  晚上11点,汕头的一家工厂灯火通明,三四十个工人组成了多条生产线,正在加班赶工。他们要在15天的时间内,赶制出1000件毛衣。

  从9月中旬开始,老板卢树欢收到了多个来自欧洲客户追加的订单,“每个款式原本500件,现在追加到2000件、3000件,甚至是5000件”。

  他做毛衣外贸业务已经二十多年。往年,一般是4月打样、下订单,再花费40到60天进行生产和运输,从6月到9月都是销售旺季,卖得好的款式才会追加订单,到了10月之后,外贸订单就渐渐少了。

  疫情之后,订单量缩减了很多,去年更是最糟糕的一年,“比之前少了60%-70%”。但今年有点不太一样,直到10月中旬,都还有加购订单,卢树欢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信号,今年的毛衣应该会卖得好”。

  “忙到没时间回消息”也成为了罗涵这段时间的常态,她的毛衣公司在东莞,最近,新订单源源不断地涌进来,她每晚都要在厂子里一直忙到凌晨。

  1800多公里之外,山东烟台的一个县城里,有一家占地1万亩的工厂,80多个工人操作的机器正在不停运转。运往欧洲的外销订单,大多数已经在9月末生产完毕,只剩下些零散的还在赶工。那些检验、包装好的一袋袋毛衣,已经被装上大货车,先花一个多小时开到青岛港,再走海运,等15天到30天,就可以抵达欧洲各个港口。

  老板宋志鸿说,今年的订单量大约有100万件,疫情之前,每年都能达到150万到200万件,现在,许多客户受到影响,他接单时也保守了许多,如果有发不出去的风险,宁可不操作。与前两年的惨淡情况相比,今年已经好了许多。

  宋志鸿的针织毛衣厂从2003年开到现在,多年下来,已经积累了不少老客户。现在,他对欧洲市场的毛衣偏好已经十分了解,“他们喜欢保暖的,简约纯色款,最好是3针、5针的粗针织”。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段视频讲话中,一改西装衬衫着装,而是穿着高领毛衣。相关报道称,马克龙正在以身作则,呼吁减少冬季的能源使用,共同应对欧洲能源危机。

  据红星新闻报道,从事外贸十余年的罗先生表示,欧洲能源危机以来,加厚夹克和高领毛衣的订单正在迅速增加,“最近30天,男士秋季高领毛衣的搜索量就涨了13倍”。

  同一时间,慈溪和义乌同样感受到了来自欧洲的“热情”,大量订单蜂拥而至。慈溪是我国取暖器的生产基地之一,出口量占到全国三成。据慈溪海关数据,今年,取暖器出口欧盟15.3亿元,与去年相比,增长了55.2%,销售季节预计也将延长1个月左右。

  在义乌,从今年5月开始,就有商户陆续接到欧洲客户的订单,并且还在不断增加。一款小巧的白色取暖器,仅在9月份就卖出了1万多台,是去年同期的2倍。

  电热毯也成了热销货。据海关总署数据,今年1月,欧盟进口中国电热毯18.9万条,到了7月,这个数字变成了129万条,8月,又进口了140万条。著名电热毯概念股彩虹集团的市值,从9月初的18.84亿元攀升至了42.90亿元,一个多月的时间暴涨了24.06亿元。

  在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上,“暖冬专场”正在建立,保暖内衣、羽绒服、法兰绒睡衣和热水袋等产品的销量,都出现了大幅增长。10月以来,保暖内衣的销售额环比增长246%,其中,秋衣秋裤在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波兰等多个国家均有3倍以上的环比增长,分别为372%、362%、365%、316%和311%。就连“光腿神器”也开始在欧洲走红,被爱美的德国、法国女性称为“神奇的”,10月的销售额比上月增长了131%。

  这是不容错过的商机,东莞的董柒柒“被砸中了”,也抓住了机会。她原本做的是汽摩配业务,主要做的品牌是宝马和奥迪,做内销四五年,直到去年,才开始做外贸。她发现,国外很多中低端的货车和皮卡车没有电加热配件,一到冬天,开车去农场会非常冷。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她决定加做车用电热毯。

  她联想到这段时间欧洲能源问题的新闻,心想着,这是一个新需求,不能错过,连忙应下。之后,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她先是在自家工厂的6条生产线里分出一条专门生产家用电热毯,又联系了位于中山和东莞的其他工厂,进行合作,共同组成了一条电热毯、发热袜、加热背心和保暖手套的供应链。

  一条电热毯39美元,一双发热袜子9.9到19.9美元不等。欧洲客户不懂电热毯的用法,董柒柒还专门录制了讲解视频。有些德国客户反馈,消费者不喜欢铺在床上用电热毯,她们还特意生产了可以盖着的被子式电热毯。

  有了经验之后,再跟其他客户订货时,董柒柒都会额外介绍一下自己的新业务,方便客户一条龙打包预订。短短几个月,董柒柒已经拿下了8万件订单。她很开心,今年内销业务不理想,全靠外贸业务推动,“靠着组货能力”,才抓住了今年的机会。遇到大订单时,只要加班费给够,工人们也愿意加班,“15天的时间,就能完成2万件”。

  走进荷兰的一家平价商店,Leo感觉自己像回到了老家的集贸市场,眼前是一排排加绒的厚拖鞋,条纹或印着红花的厚睡衣,既亲切,又暖和。他花了50多欧元,给自己从上到下置办了一身行头,又在网上下单了一条电热毯,感觉才算“成功完成了自救”。

  他来荷兰3年,跟女友住在60平的公寓里,以往全靠暖气过冬。荷兰冬天的温度与英国、法国类似,大多在0到5摄氏度,偶尔会降温至零下,跟国内上海、杭州的温度差不多,不开暖气,总是会阴冷潮湿。但今年,他感觉再也用不起了。

  “不敢开暖气”,是很多欧洲人的想法。受能源危机影响,欧洲的天然气和电力价格接连飙升。荷兰TTF天然气,一直被视为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10月初,其报价为169.06欧元/兆瓦时,比一年前涨了近9倍。

  电价同样如此。今年8月,法国2023年交付的基本负荷电价达到了1130欧元/兆瓦时,这也是欧洲历史上电价首次超过了1000欧元,同比去年电价涨幅超过10倍。

  看着自己手中涨了3倍的账单,Leo欲哭无泪。社交平台上,到处都是晒账单的人:有人难以相信,自己的账单竟然从一季度500欧元,涨到了1000欧元;还有人抱怨,账单从每月100英镑,涨到了320英镑,超过3倍,决定以后全靠“多喝热水”驱寒。

  据央视新闻报道,许多民众在伦敦市中心抗议,一名居民在镜头前直呼:“2021年4月前,每月是97英镑,现在是每月233英镑。这太贵了,我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B站up主@棉花糖couple做了一些小实验:在现有的天然气、电力价格下,煮一碗泡面,需要花电费2元钱;洗一次澡,要10元钱;用热水洗一次手,16.5秒的时间,要花费3.3欧分,相当于每分钟0.84元。一笔笔账细算下来,这可能是欧洲有史以来最贵的一个冬天。

  进入10月,欧洲的寒气开始袭来。根据许多外国媒体的预估,今年欧洲的冬天可能会成为20年来的最冷冬季。面对天然气、电力的能源账单上的高昂数字,一个可预见的结果是,想要同往年一样舒服地打开暖气,就必将度过一个“钱包出血”的冬天。

  有人想改用空调,但发现这也不是个好选择。德国亚马逊上,几款空调的价格已经超过600欧元,安装费更是比买下一个空调的钱还贵,要超过1500欧元,更别提之后的日常维护和电费。

  这样一来,保暖和取暖产品成为了最经济实惠的替代品。面对最贵冬季,很多人将目光投向了既省钱、又实用的中国产品,抢电热毯,穿高领毛衣,裹着法兰绒三件套,脚边还要备着小取暖器。

  在德国生活了十多年的佟淼,也从国内购买了200多个暖宝宝应对冬季。疫情之后,从事国际转运业务的公司变得更多了,佟淼在国内网购下单,商品被送至转运公司,一系列商品会被拆开、重新装成一个大包裹,再走铁路运到国外的家里,整个流程只需要等待15天到30天。

  这样可以帮佟淼省下不少钱,“德国一盒两片装的暖宝宝要5欧元,同样的价格,在国内能买下60片”。

  现在,这种转运业务还专门配备了“过冬五件套”,包括电热毯、热泵、热水袋,加热背心和暖脚宝等,甚至有些公司打出了“中国寄英国,仅需58元”的标语。

  佟淼一家三口居住在德国一个常住人口只有2万多人的小镇里,月初开始降温,最低温度只有零上两三度,到了11月之后,温度只会更低,跟国内河南省冬天温度差不多,没有暖气会十分难熬。现在,天然气已经涨了4到6倍,不能再随便开了。每当屋里有点冷,开暖气又觉得浪费的时候,她都会拿出暖宝宝贴上。德国丈夫在家里不习惯穿厚衣服,却爱上了暖宝宝。

  她没打算买电热毯和热水袋。但她不知道的是,商场里正在经历一轮轮抢购,一条原本售价20欧元的电热毯,已经涨到了50欧元,甚至一度“一毯难求”。有人刷遍了各大电商网站,也没能买到,只能排队等货,跟一千多人一起等上一个月。在法国,热水袋已经开始将内胆水袋和外包装的布袋分开销售,仅仅一个布袋,都要5欧元。

  有专家计算过,一条100瓦的电热毯开一整晚,8小时所需电费仅为0.42英镑,远远低于开暖气的价格。使用中国电热毯,确实是个省钱的办法。

  燃气、电价上涨的背后,是物价的整体上涨。在抢购了御寒装备之后,许多人依然需要保持节俭,以顺利度过这个寒冬。

  她生活在法国,面对接连降温的天气,“大人还没什么,就怕冻着孩子”,为此,她想了很多办法——从国内买带拉链的封窗膜,按照尺寸订购制作,防止冷风钻进来,大门也专门安好棉门帘。电热毯只在睡前开30分钟,平常就穿法兰绒的睡衣和羊毛地板袜。以前热水器每天烧4个小时,现在只烧1.5个小时。暖气尽量别开,之前一般开3档和4档,如今只开2档,保持恒温。

  为了过冬,很多人想了新办法。佟淼在新闻中看到,圣诞节前后,欧洲会迎来明显的寒潮,暖宝宝可能不顶用了,为了舒服地过冬,她第一次有了安装壁炉的打算。佟淼算了一笔账,买一个中档壁炉3000欧元,还可以连通地暖,安装费1000欧元,再加上每年清扫壁炉和买木头的费用,一共5000多欧元,比涨价后一家三口所花费的天然气费用还低一些。但壁炉可以用好几年,这样算起来,能省不少钱。

  只是,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佟淼9月份预订壁炉,安装时间却已经被排到了圣诞节左右,“还有可能接着往后推”。

  木柴同样变得难抢。目前,在法国,一吨木屑要价600欧元,价格几乎翻了一倍;在德国,软木也从一立方米30欧元,涨到了90欧元。甚至有一段时间有钱也买不到,按照规定,木头要风干两三年后才能达到焚烧标准,当自然风干的木头不够时,只能使用专业设备烘干,多了许多等待的时间。

  现在,佟淼已经囤了6.5立方米的木头,花了700欧元。她算了一下,这些木头足够他们用整个冬季。

  与天然气一同上涨的还有物价。佟淼是做房车的,丈夫从事IT行业,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属于高收入家庭,“平常逛超市都不看价格的”。但现在,一瓶油已经从0.7涨到了1.3欧元,鸡蛋、肉也涨了40%不止。在家附近的超市买菜,“以前20欧元就足够了,现在,东西没变,价格最起码要50欧元”。

  面对这样的情况,佟淼不得不做出改变。现在,她和丈夫养成了一进超市,先拿一本门口的宣传册看看的习惯,“看看哪些是打折食品,优先去买”。在家里,为了省电,不用的电器也要能关就关,比如以前一直插电的电脑和时刻亮灯的音箱。

  万里之外的中国,守在工厂里的卢树欢,并没有十分乐观。他做毛衣生意二十多年,消费群体一直面向18-35岁的年轻人,出厂价格保持在8-20美元左右。对于今年一下子增加的追单,他觉得是“暂时的,不稳定的”。

  外贸量大、周期长,内销小单多、要得急,这是内外业务一直以来不同的特点。但现在,即使这个月追加的新订单不断,他也不敢备太多的货,担心接下来卖不出去,明年备货时,更不敢按照今年的情况贸然加量。毛衣是快消品,每年都要设计新款式,一旦毛衣卖不出去,损失全都是自己的。

  他有着很多担心——因为疫情,毛线、纱线的原材料会不会断?代加工的厂子能不能准时完工?一旦货不足,找哪个同行才能补上?货柜费也已经越来越贵,以前一个柜子3000美元,但现在涨到了七八千美元,这些都是卢树欢要考虑的成本。“比起追加的订单,我更关心下一季的毛衣要怎么设计和开发。”

  董柒柒同样清楚,今年,她很幸运地抓住了机会,但这就是“一锤子的买卖,之后可能就没有了”。明年,她还是打算专注于汽摩配的老本行,只留一点小业务,组货加热背心和发热袜,卖给喜欢滑雪的欧洲客户。

  10月2日,气象台发布了下半年首个寒潮预警,多个省市出现了大幅降温。无论是从统计学角度上看,“炎夏之后,紧随冷冬”,还是气象学家口中的拉尼娜气候现象,似乎都预示着,今年,将会迎来一个异常寒冷的冬天。

  寒冬,也意味着大家也要添置新的保暖装备,比如羽绒服。但近几年的冬天,羽绒服原材料的价格在不断上涨。含绒量为90%的白鸭绒的价格,在去年的涨幅达到了45%。

  寒冷的天气,加上涨价的原材料,羽绒服将会越来越贵,变成了大家的共识。数据显示,2015年,羽绒服平均售价为432元,但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656元。

  到了今年,有媒体报道,走进北京西单的一家羽绒服旗舰店,上下两层羽绒服基本都在千元以上,主推的新款,价格在4000-6000元左右。不只是一线品牌,二三线品牌同样跟上了涨价的节奏,太平鸟、雪中飞和美特斯邦威也全都突破了1000元大关。买件心仪的羽绒服,变成了需要“咬咬牙”,再“狠狠心”的事情。

  羽绒服价格在悄悄攀升,冬装和毛衣也迎来了旺季。广东沿海的多个城市,聚集着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针织工厂,直到凌晨,工人还在继续装车。东莞的一家库房前,这一晚,4辆大货车同时装满了一包包新款毛衣,它们将被连夜运出,目的地是浙江、江苏和山东。

  [5]英国热水袋销量激增超200% 法国总统换上了高领毛衣 “光腿神器”被买爆……保暖产品在欧洲“火”了.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