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7日

  展览中的小房间模拟莫文蔚演出前的化妆间,墙上铺满了演唱会相关的时间表、乐谱和服装设计手稿等等

  太平山街附近,画廊、小众书店、咖啡厅云集,这里是香港的一小块文化街区。莫文蔚的展览“莫后光年”就在这个街区坡道上的一间画廊里,这是她的前同事、滚石唱片前总经理新开办的空间。

  画廊很袖珍,不到40平米,展览的信息量却很大。进门左手边是一整面贴纸墙:和好友张国荣、刘德华、周星驰的合照,《堕落天使》《大话西游》的剧照,还有和知名摄影师夏永康合作的众多创作等等。莫文蔚的20岁到50岁,就都在这里了。

  右前方一幅巨大挂画成为全场焦点:莫文蔚全身趴在一张黑色皮沙发上。这幅《全身莫文蔚》是为1997年同名专辑拍摄的封面,是莫文蔚进入滚石唱片后的第一张专辑,直到现在都是香港唯一一张背部的流行音乐专辑封面。

  莫文蔚一直很大胆。1997年电影《堕落天使》拍摄结束后,因为染了一头红色头发,发质开始变差,她干脆踢了光头,还以寸头形象接戏,维持了半年;

  2001年在西藏拍戏,她就许下了心愿未来一定要在这里开一场演唱会。2019年出道25年巡回演唱会“绝色莫文蔚”在西藏成功举办,她成为第一个在世界最高海拔举办大型个人演唱会的人,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这年的她刚好50岁,在此之后,她宣布不再举办大型个人演唱会,而背后的原因之一,便是她一直践行的环保主义。她希望身体力行,尽可能减少污染和资源浪费。

  莫文蔚不怎么买新衣服,东西也保存得很好,“重点是我身材没有变”她笑着说道。前几天的表演上,还有粉丝认出了她穿着20年前拍写真的同一件衣服。

  现在的莫文蔚常在微博分享生活、跟老公的合影,工作节奏放慢后,他们常在伦敦的家里放松。她因为这次展览回到香港一段时间,攒了一波工作一起完成,“就不要像以前一样,因为一个出场一个亮相就飞很远,还觉得自己很酷。(笑)”

  在展览期间,我们联络到画廊老板,跟我们沟通拍摄,她一直说喜欢一条的作品,也没干涉拍摄和采访内容。直到拍摄当天,我们才知道她曾是滚石唱片的总经理。

  当天还有一个小型媒体和粉丝见面会,小小的展厅内挤满了人,而负责活动的团队却十分精简,一些工作莫文蔚亲力亲为。

  送走了朋友和粉丝,就只剩画廊的老友陪伴莫文蔚。她的行头十分简单,一个单肩托特包里装了一件衣服和一个化妆包。在一条采访前,她一个人在几平米的化妆间里用粉饼的小镜子补妆,穿着黑色T恤来到了一条的镜头面前。

  采访结束后,我们发现门口的粉丝迟迟不离开,转头莫文蔚已经走出了画廊,跟粉丝互动,还牵过路人的5只柴犬大方合影。来接她下班的老公,站在旁边默默观看。

  画廊老板也准备下班了,她说伍佰来香港了,他们约了一起吃晚饭,“以前滚石的同事现在都还是朋友一样。”

  30年积累了好多东西,亮点之一就是这本20年前出版的《文丞武蔚》的写线本很限量的实体书,卖完捐给慈善之后就绝版了,我就觉得不行不行,现在想通过电子的方式让更多人看到。

  这本书蛮呕心沥血的,筹备了三年,是由两位我很喜欢很熟悉的摄影师拍的,一个是夏永康,还有一个是CK。照片后面的故事,是我很想传达出的这些年的心声。

  封面这张《全身莫文蔚》是1996年拍摄的,也同名我1997年出的专辑。当时我入行四年,密集地拍了很多电影,《食神》《大话西游》《堕落天使》……后来进了滚石唱片,从那时开始专注于国语歌的创作,因为广东话里“新”和“身”的发音是一样的,就好像是音乐上的全新出发。

  当时拍摄的确是什么都没有穿,但我一直认为性感是内在态度上的表达,而不是说多少,你可以什么都不露但还是很性感,要自信才能散发魅力。

  这些照片真的都很前卫,我是很喜欢用身体语言来表达我想说的。有几张是我接了很长很长的假发,披下来盖住赤裸的全身。我是坚决反对穿皮草,就想说我们人类有自己的头发,像衣服一样可以装饰自己,就没有必要杀害野生动物,用他们的毛发披在自己身上。

  2004年左右,偶然看到一个报道讲述我们中药中的熊胆是怎么取来的,原来是要把野生的黑熊抓起来放在笼子里,常年困着,会在它们身体弄一个洞,然后抽它们的胆汁,我无法相信这么残忍的手法。于是我自己去找亚洲动物基金,问他们可不可以让我来一起帮忙,一直合作到现在。

  我对动物的感情可能是从很小的时候培养的。我从小就把自己当作一只小狗,每天早上就请外婆帮我梳头发,要绑两个辫子,像两个可爱的狗狗耳朵一样,然后要外婆带我去公园散步,就好像是遛狗一样,我就是那只小狗(笑)。

  慢慢地我发现自己的性格更像是猫。后来我爸爸跟解释我的名字是来源于《易经》的一句话:“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形容豹子身上的花纹是随着时间越变越漂亮的,人也是一样,经历得越多成长得越美丽,我想把我名字的意义好好活出来。在写真集里我也拍了一组照片,直接把豹纹画在身体上。

  我从3岁就已经知道我就是要表演,我很享受站在灯光下对着观众展现自己,所以从小利用各种机会表演、参加比赛或者话剧。

  后来念大学,有一天跟妈妈聊天,我说我想做表演的工作,妈妈有点吃惊,但没有觉得不好,反而是很支持我。从小无论我想做什么,家庭真的都给我无限的支持。

  我本身就是混血儿,我爸爸是威尔士和中国混血,妈妈是三国混血,出生在这样的多元文化家庭中,我就觉得自己可能是跟别人不一样,就想做不一样的事情。

  比如小时候身边香港的小女孩都是学芭蕾舞,但我就是很想学中国民族舞,然后又学了古筝。所以演唱会我是一定会用上古筝的,而且不是正常的音色,而是插电、做摇滚。

  《文丞武蔚》中,莫文蔚在西藏拍摄的照片,并作诗“Somewhere I Belong:Iknow a place where heaven and earth meet, where the stars are within reach, and the worldis at your feet.

  《文丞武蔚》中有一组照片是去西藏拍摄的。我第一次去西藏实际上是2001年拍电影,我特别喜欢,景色很震撼。当时就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在这里开演唱会,在世界最高海拔的平台,唱自己的歌,就好像世界都是你的。当时我写了一首诗叫Somwhere I Belong,表达舞台对我的意义。

  十几年之后,我们开始筹备“绝色全球巡回演唱会”,我们希望每一个省份都可以开至少一场演唱会,那西藏就是必须要开了。

  可没有人在西藏开过个人演唱会,有很多挑战,各种器材的运输都非常艰难,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团队有一半人都有高原反应,尤其是dancer和鼓手,他们要很大的肺活量,排练的时候跳几首歌就要下来吸一下氧,可真正演出的时候大家就是完全投入,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要做到。

  其实我性格是比较内向的,最近流行的mbti人格测试我是ixxj,就是内向有规划的那种,但朋友都说我是“人来疯”,演出之后可能会很累,但一见到朋友和镜头又会很嗨。

  我还剃过光头。当年拍《堕落天使》染了红色头发,染得很夸张,后来头发就都烂掉,我就觉得实在受不了了,把它全部剃光,后来维持着寸头的造型很久,接戏也都是这个造型(笑)。我很爱很极端的东西,剃完光头之后我就又把头发留到很长很长,到腰间这个长度。

  1999年,莫文蔚和摄影师夏永康一同创作的粤语专辑《回家》封面,当天香港刮起了台风,但拍摄意外顺利

  刚入行的时候是CD盛行的时代,好几张专辑也出了卡带,后面CD开始慢慢没落,后面还出过一阵MD(mini disc),一度大家也陷入迷茫,该怎么办?后来数字平台就开始兴起,现在大家都在网上听音乐,突然黑胶又流行回来,真的很过瘾。

  当然开演唱会非常开心、非常享受,可我上一个十年,基本上就是不断地一轮又一轮地开演唱会,做一个新的唱片,又开一轮……所以我觉得够了,可以去做下一个东西,吸收新的才能创造出更好玩的新作品。

  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方式很不环保。我真的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做起,是不是以后都不坐飞机呢?我也做不到,可我能怎么样?只能尽量减少我的carbon footprint(碳足迹),不再用这个方式开演唱会。未来是不是会有新的科技加入,就会有新的方式来分享音乐?

  我现在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对的。生活上我也比较注意,比如今天我去买面包,店员本来想把每个面包单独包装,我说放在一个袋子里就好了。在英国买菜,洋葱和水果就直接放在袋子里,不用再单独包装,每次拿回的纸袋也都可以重复利用,蛮环保的。

  有这样的习惯是很好的,不是说不用新的塑料袋就能拯救地球,这只是非常小的一点点贡献,还有很多需要努力。

  我东西都保存得很好,不爱乱丢,也不觉得我要一直买新的衣服,重点是我的身材没有变,旧的衣服我一直能穿。有一天一个舞台表演上,我穿了一个网状的衣服,下面很聪明的粉丝看到就说哇,这是不是我20年前拍写真的一套。我说对对对,还真是,就是那一件。

  以前真的是完全地投入工作,现在结婚很多年了,也经历了疫情,工作很重要,可是不是生命里的一切。老公、妈妈、私人时间还有健康都很重要。

  回到英国我跟我老公的家,那真的很休闲,出去公园散步,去看展览,然后看音乐剧。我最想做的就是音乐剧了,不需要把百老汇的那些翻译过来,而是有更多的真正属于中国的原创故事。

  我今年53岁,心态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能保持开心,保持年轻的心,那么外表也可以很年轻。曾经我也在媒体上说过我不想要小孩,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个我没有纠结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