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0日

  人称“C罗”的足球明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被告了,三名男子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法院提起集体诉讼,指控C罗曾为币安做的推广涉嫌“欺骗和非法”。这一次与C罗一起被告的,还有F1、奔驰以及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等组织。原告认为,正是C罗等名人与币安的合作关系,引导了他们进行代价高昂且不安全的投资。

  听起来有点复杂,简单来说,就是C罗曾和币安合作发行非同质化代币(NFT),如今币安深陷麻烦,C罗作为曾为平台站台的明星,也跟着遭了殃。

  去年6月,距离卡塔尔世界杯揭幕还有近半年的时间,币安就宣布和C罗签订了独家NFT授权协议,而且是“多年”协议。在当时的相关视频中,C罗表示:“我们将改变虚拟货币游戏,并将足球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在世界杯期间,双方合作的首个NFT“CR7”发售,名字是C罗姓名首字母加其球衣号码,起售价从77美元到1万美元不等。

  今年6月,双方再次合作,突出“ForeverCR7:The GOAT”系列NFT,起售价从10美元到1.5万美元不等,其中最高稀有度级别NFT的持有者还有机会与C罗见面。发布近两天,该系列NFT已经售出超过90%。

  实际上,就在10月,币安的CMO还在X平台上发布了C罗的视频,视频中C罗身穿印有“Binance”字样的衣服,宣传即将推出的新NFT系列。

  11月底,币安“翻车”,美国司法部称币安承认参与无证汇款和违反制裁等行为,同意支付43亿美元罚款。同时,币安创始人兼CEO赵长鹏辞去CEO职务。而C罗与币安合作的NFT系列价值缩水严重,CR7系列的价格已经跌至1美元。

  本次诉讼之所以对准C罗等知名人士,逻辑也很简单,在原告眼中,正是因为有知名人士站台,币安才能做大做强,自己才会投资,继而才会损失惨重:“有证据显示,币安发行和销售未注册证券的欺诈行为之所以影响范围那么大,与全球一些最富有、最有影响力的知名组织和名人的自愿帮助和协助有关——例如被告C罗。”

  诉状中提到,C罗相关NFT宣布后,“币安”关键词的在线%,而原告正是因为C罗的参与才遭遇了投资的大幅亏损,损失超过10亿美元。

  为什么有那么多明星都曾和虚拟币交易平台深度合作,以致今时今日引火烧身?要想解开这个疑问,还要将目光转向虚拟币市场的“夏天”。

  如果说如今虚拟币市场进入漫长的“寒冬”,2021年就是火热的“夏天”,并延续到2022年,直至FTX是年年底破产。在2021年,全球加密货币市值增长了5倍,虚拟币的代表比特币价格一度逼近7万美元/枚,达到历史最高位,全球加密货币用户数超过2亿。

  而相当于虚拟币界的Paypal、支付宝的在线交易平台,也在此时迎来高光。2022年中旬称其用户突破5000万,是2020年年底的五倍;币安的用户数量年内从2000万跃升至8500万;FTX则在2021年用户数增长1300%,在全球上百个国家坐拥500万用户,现货交易总额达到7190亿美元。

  那一年,FTX完成两轮、总金额超过13亿美元的融资,参投的包括红杉资本、软银、淡马锡控股等,在当年第二轮融资后,FTX的估值达到250亿美元,这个数字在次年1月的融资后已经达到了320亿美元的峰值。

  虚拟币市场的繁荣之下,线上交易所走向台前,向主流进攻。有的创始人愈发频繁地抛头露面,为虚拟货币布道,也以其财富神话被主流媒体青睐。如赵长鹏在2021年以900亿美元身价,挤下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成为“华人首富”。FTX创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则在2022年5月登上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被评为2022年《全球百大影响力人物》。

  虚拟币交易所本身的宣传开始扩大,占领用户心智。美国网友在2021年几乎被明星的加密货币宣言所包围:好莱坞影星马特达蒙(Matt Damon)出现在交易所的广告短片中,这则广告宣称“财富眷顾勇敢者”;初代网红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在The Sandbox metaverse的活动上打碟,化身DJ;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Instagram上为一款名为EthereumMax的代币宣传。

  此外,体育圈也仿佛被加密货币“攻陷”。仅就FTX来说,在2021年和NBA迈阿密热火队签订1.35亿美元、长达19年的协议,主场球馆直接更名为FTX球馆,还和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签了为期五年的协议,不仅合作发NFT,裁判员的衣服上都配上了FTX的标志。

  据GlobalData,FTX是年花费了近1亿美元用于体育赞助,这还不是最多的,其同行专门做粉丝代币的在体育营销上花销更大。

  极具商业价值的体育明星自然也成为FTX的目标,篮球明星库里、橄榄球明星布雷迪及其前妻,也正是在2021年和FTX达成了深度合作。库里成了FTX的品牌大使,布雷迪则是形象大使。他们都出现在FTX的广告宣传片中,布雷迪夫妇还多次现身FTX的线下活动中,和FTX的创始人或高管在舞台上谈笑风生。次年,Binance签下C罗。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2021年底开始,“元宇宙”的概念被炒得火热,与加密货币强联系的非同质化代币NFT也颇为流行。中国的网友八成都还记得周杰伦曾有价值300万的“无聊猿”NFT被盗,林俊杰曾现身新加坡加密货币行业大会“Token 2049”。虚拟货币交易所与明星的合作,也在代言宣传之外,有了合作发NFT这个选项,相当于明星周边产品。

  不是每一段合作都公开了价码,但从碎片信息中可以看出虚拟币交易平台的“财大气粗”。《大空头》作者迈克尔里维斯(Michael Lewis)正在筹备有关班克曼-弗里德的新书,后者告诉他,FTX给库里的合作价格是3500万美元,换取库里3年60个小时对FTX的推广。此外,布雷迪同样的条件下报酬是5500万美元。

  在2022年的超级碗上,虚拟币交易所的较量达到高潮。超级碗被中国网友戏称为“美国春晚”,是美国绝对的收视率之王——人口3.5亿的美国,过去10年每年吸引超过1亿观众收看。这使得超级碗成为商业广告盛宴,广告费水涨船高,在去年转播超级碗的电视台中,NBC的广告价格达到30秒650万美元,而福克斯电视台则为30秒700万美元。

  2022年的超级碗被加密货币行业“占领”,FTX、Coinbase、及eToro等币圈新贵总计投入5400万美元购买超级碗广告。其中Coinbase花1400万美元购买1分钟的广告,简单粗暴地展示注册平台的二维码。

  被某个新兴行业“占领”,这样的事上一次在超级碗上演还是2000年。那是第34届超级碗,14家互联网公司一起涌入,人称“Dot-Com Super Bowl”。二十年后,加密货币行业涌入超级碗广告,却成为昙花一现。

  虚拟币行业的辉煌没有延续下去。2022年中旬,受几十万人追捧的LUNA币毫无预兆地连续暴跌。年底,FTX的破产更是给虚拟币行业带来重创,整个行业进入“寒冬”。

  FTX的突然破产,令数百万投资者蒙受资金损失,但其危害不仅如此。FTX的创始人班克曼-弗雷德曾奔走华盛顿,积极推进加密货币的合规化。FTX因巨大的财务漏洞破产,创始人则被联邦政府调查,这讽刺的一幕使得加密货币的形象严重受损。就在上个月,美国纽约一陪审团裁定,班克曼-弗里德欺诈、挪用公款等七项罪名成立,他可能面临最高110年的监禁。

  过去两年加密货币行业进攻主流大肆宣传而建立的形象,顷刻间崩塌,不管是大众还是监管机构,对加密货币行业的信任已经不再。

  今年超级碗加密货币行业被囫囵个儿地拉黑。福克斯体育非常直白地表示,在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倒闭后,它已禁止在今年的超级碗比赛中投放加密货币广告。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布雷迪夫妇(现已离婚)。从去年11月FTX破产之后,夫妇俩屡次被不同的FTX投资者起诉,认为他们要对FTX的骗局负责。其中一位原告就提到,自己是布雷迪所在的橄榄球球队新英格兰爱国者的铁杆球迷,也是布雷迪的粉丝,看到布雷迪对FTX的代言之后,出于对布雷迪的信任,才向FTX投了3万美元。

  实际上布雷迪夫妇有可能也在这场商业活动中“栽”了。《》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布雷迪夫妇在与FTX的合作中获得了约4800万美元的报酬,但几乎全是以FTX股票的形式。随着FTX陨落,这些股票价值归零,二人曾为股票缴纳巨额税款,也都拿不回来了。

  除了布雷迪夫妇外,因FTX事件而被投资者告上法庭的还有库里、美国职业棒球明星奥的斯(David Ortiz)、加拿大电视主持人奥莱利(Kevin O’leary)等。

  前文提到的曾在Instagram上宣传代币EthereumMax的卡戴珊也惹上了烦,不同于被消费者状告,卡戴珊引来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也点名批评卡戴珊等名人,指责他们推广不知名的加密代币,让散户投资者面临风险。去年10月,卡戴珊因违反兜售法,向SEC支付126万美元的罚款达成和解,并承诺三年内不会再参与任何电子货币的推销。

  同样遭受自上而下调查的,还有香港男明星张智霖。将其卷入纷争的是香港无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JPEX涉嫌诈骗案,今年9月香港警方一共逮捕了包括知名网红在内的11人。而曾为JPEX代言的张智霖,则到湾仔警察总部协助调查。和布雷迪夫妇、库里、C罗等人类似,张智霖曾担任JPEX的品牌大使,并为其拍摄广告。

  张智霖目前没有被进一步调查,可能与其提前控制风险有关。其经纪人回应称,张智霖在拍摄完广告后,就曾书面通知JPEX,称如果JPEX未能取得执照,则不能使用其肖像进行宣传。

  就算合作的虚拟货币产品或平台没有“翻车”,明星依旧可能惹麻烦。马特达蒙就因其为摄的广告而备受争议。那则广告将加密货币与人类探索太空作比,以表现加密货币是人类的下一个伟大成就。2022年超级碗期间,投放了这只广告,却招致批评,人们并不认可将加密货币与探索太空相比较。马特达蒙的广告也成了电视节目《南方公园》的梗,受人戏谑。

  在今年三月一场电影首映礼上,马特达蒙专门解释了为什么会拍摄该广告。他表示,自己的清洁水倡议组织2022年过得很低迷,而Crypto.com带着钱来了:“Crypto.com听说了这件事(Water.org的财务状况很糟糕),他们自己给Water.org100万美元。”

  也许是因为钱(所谓“TA给得实在太多了”),也许是因为真的相信加密货币,也许兼而有之,明星一个接一个地接下与加密货币产品或交易所的合作。他们出售的是自己的名气,消费者却误以为他们有超乎常人的判断力。

  明星代言翻车屡见不鲜,如今虚拟币行业拖着明星下水,不禁让人想起数年前的P2P行业。在P2P行业一片热闹时,数位明星入场,为相关产品代言、做广告。不到2年,P2P行业爆雷,多个平台无法兑付,明星同样成为愤怒的投资者口诛笔伐的对象,甚至被告上法庭。

  回过头再看张智霖在被卷入JPEX案件后,经纪人的回应中强调广告拍摄后就已经通知JPEX没有相关证照不得使用张智霖的肖像,但这没有回答一个关键的问题:那么,广告拍摄前呢?

  2021年,原银保监会曾发布《关于警惕明星代言金融产品风险的提示》,值得反复诵读:“金融产品信息不对称性高、专业性强,代言人自身如果没有辨别代言产品资质、不了解产品风险,可能产生宣传误导风险。”

  早在2021年,人民银行就宣布禁止加密货币交易。中国大陆提前退出了加密货币的狂欢,如今看来,倒是为明星们挡了一回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